头文字小说 > 武侠仙侠 > 双衍纪 > 第七百六十二章 沙石尘土

第七百六十二章 沙石尘土

推荐阅读: 鸿蒙女神天龙群芳谱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凡人修仙传仙韵传原来我是修仙大佬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纯阳剑尊重生的修仙之旅疯狂铁布衫星辰变混沌规则洪荒之通天教主寻秦记大唐双龙传洪荒之我要做大财神西游:开局觉醒前九世记忆在修仙世界无法修仙混沌种青莲执魔

“天机”老者要求萧天河相助,缘由则拔高到“为了这清微界”,加上他语气凝重,态度诚恳,不由萧天河不信。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大赤界天焰大陆那伙异族人的恶行,让萧天河已然将他们当成敌人。因此,为了不让敌人夺得五行圣祖的天尊元神,萧天河决定答应“天机”老者的要求:“晚辈自当义不容辞。只是我实力低微,如何帮得了前辈?”

“正如我之前所言,当下重中之重是不可让异族人夺得另外两极秘境的天尊元神。异族人仿铸珍戒并掳走了你的兄弟何天遥,下一步必然是让何公子施放天地始气击穿秘境界障。我们得赶在他们之前取得天尊元神。我已命青变帝皇劳承舜赶往西极秘境——勾陈神宫。稍后你就赶去与他会合。”原来“天机”老者已经安排好了,“至于你的实力,确实是低了些,但是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

这个安排并不十分符合萧天河的心意,在他想来应该先去营救何天遥。于是他问:“既然遥弟是开启秘境的关键,为何不将他从异族人手中救出来?再者,异族人下一个目标未必是勾陈神宫吧?万一他们先去北极秘境……还有,我手里只有一枚椋鹿戒,开启秘境还差一枚珍戒啊!”

“异族人实力高强,又不知将何公子掳去何处,但我敢断言,异族人的下一个目标必然是勾陈神宫中金大妖的天尊元神。因为北极秘境——紫微神宫他们此时还去不得。可若是我们在勾陈神宫门口守株待兔的话,未免太过被动。要知道,令弟如今的实力还不够强,而异族人手中的珍戒却是仿铸的,并不含有八大兽神的妖力,故而破开秘境界障就需要更为精纯的天地始气。以何公子的实力勉强为之,势必会经脉尽断、五脏六腑破裂而亡。如果异族人到时分出一部分战力与你们纠缠,同时逼迫何公子击穿秘境界障,那他的性命休矣!你们先赶去勾陈神宫开启秘境,何公子就不会因此而亡,这也是变相地保护他。秘境一旦开启,就必须尽快取得天尊元神,以免被异族人钻了空子。所以取得元神是首要,然后再考虑该如何救人。开启勾陈神宫的戒指是椋鹿戒和冥牛戒。冥牛戒本在炎鸦宗主伍宗言手中,大义当前,他已将冥牛戒交与劳皇。届时还将有其他高手与你们一同进入勾陈神宫,目的只有一个——助劳皇取得金大妖的天尊元神!”

又是长长的一段话,却没有任何冗余的言语。内容依然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前辈,想不到您竟然能号令帝皇级高手!”其实萧天河早就发现这一点了,不论是房瀚兴、步重芳、尚明弦前往长生神宫,还是晏远波、满天秋、融律先前来青华神宫,似乎都与眼前这位神秘莫测的“天机”老者有关。刚才他更是说出了“命青变帝皇劳承舜赶往西极秘境”这句话,可见其地位比八大帝皇还要高。

“天机”老者“呵呵”一笑:“谈不上号令。也就是仙道那四个家伙还算听话,魔道那四位帝皇对我不过是尊重而已。”

萧天河愣了愣神,忽而脑中闪过一道精光:“前辈莫非就是仙道四位帝皇的师父?”

“正是。”“天机”老者痛快地承认了。

“请恕晚辈失敬!”萧天河连忙躬身行礼。

“何曾失敬?”“天机”老者道,“你坐下,我帮你提升功力。”

“提升……功力?”

“‘八兽珍戒’中的六枚‘陆苏奇戒’乃是二次修铸,并非原品,所以较原品还是差了一些。这点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天机”老者解释说,“还有,我刚才已经说过了,除了长生神宫之外的三极秘境并没有留下开门的机关,所以有戒指的情况下依然需要借助天地之气击穿界障。青华神宫就是如此开启的,勾陈神宫也是一样。为了保你周全,我会帮你提升至太境七品。此外,到了七品级才能御刀飞行。带你赶来此地的白公子一段时间内应该不能再飞行了吧?你得靠自己赶往勾陈神宫。”这人真是什么事都知道。

萧天河盘腿而坐,打坐调息。“天机”老者坐于他身后,叮嘱道:“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平则气定,气定则神闲,神闲则精足。”

萧天河感到两股汹涌澎湃的功力涌入体内,一股沿着任脉顺行,另一股则沿着督脉逆行,最终聚于丹田。体内自己的功力却好似热水沸腾一般,变得越发狂躁,在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之中肆意奔腾。萧天河试图控制功力,却被“天机”老者那两股功力给冲破阻拦。

“不要运功!否则经脉尽断!”耳畔响起“天机”老者的声音。

萧天河只能放任功力奔逸,以躯体强行承受这种痛苦。这种压制不住功力的滋味儿非常难受,总感觉功力似乎要冲出身体似的。五脏皆随之而颤,心头“突突”直跳,如何做到“心平气定”?难以压抑的癫狂感一波又一波袭击灵台,就在萧天河感到要爆体而亡时,一股温和的功力从裂空刀内涌出,包围并融合了奔腾的功力,使得萧天河的体内趋于平静。萧天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天机”老者低喝一声,再度拍掌度功,此番功力较之前更强,瞬间就冲破了灵台阻碍,一股功力震荡从萧天河丹田处迸发,两人上身的衣物全都被震荡撕成了碎片。萧天河头一歪,栽倒在地。

“天机”老者站了起来,遗憾地叹了一声:“看来还是操之过急了……”他凝视着昏厥过去的萧天河许久,口中喃喃地念叨着:“裂空刀……斩虚剑……”

“嗯?”他忽而抬头仰望渊顶,眉头紧锁,“他居然来了……来得正好!”“天机”老者突然对着自己腹部拍了一掌,吐出一口鲜血。

萧天河在昏昏沉沉之中,又感觉到体内涌入一股炽热的功力,随即清醒过来。耳边响起了“天机”老者剧烈咳嗽的声音:“大功告成!”

萧天河回头一看,瞠目结舌。身后哪里是一位老者,分明是一位年轻俊朗之人!“你是……”

“我就是‘天机’。”年轻人淡淡一笑。

确实是“天机”老者的声音。可这个**着上身的年轻人皮肤白皙,胸宽膀阔,肌肉健硕,压根和“老者”二字沾不上边儿。

见他嘴角淌至胸前的血迹,萧天河感激道:“多谢前……前辈。”相貌不代表年龄,四位仙道帝皇的师父,再怎么年轻也应该是位长者。

“不必言谢,助劳皇顺利取得金大妖的天尊元神就是最好的报答。为了给你提升功力,我元气大伤,须得静养一段时日。二十二天之后,劳皇会在紫朱洲咸云城等候,你去那里与各路高手会合,一起前往勾陈神宫。”

“二十二天……”萧天河一听这日期就着急了,“是不是太迟了些?”

“天机”摇了摇头:“何天遥破了东极秘境的界障,元气受损,无论吃下何等灵丹妙药,也至少要恢复一、两个月,时间还算充裕。待勾陈神宫之行结束之后,我自会来寻你。萧公子,保重。”说完,他闭上双目,身影渐渐变得虚幻。

萧天河连忙问道:“那北极秘境之事怎么办?”

“北极秘境并不在这片大地上,异族人也无法前往。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随着他常说的一句话音,“天机”的身影彻底消失了。

萧天河检视了一下丹田与经脉,果然,有七股功力在周天运转——这正是太境七品的标志。他尝试着御刀飞行,十分顺利,久违的飞驰感又回来了!他欣喜地往渊顶飞去。

从“天机”的话语中可以得知,何天遥应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看来遥弟应该受了不小的伤。二十二天和一个月,其实时间也没相差几天,我一定要抢在异族人之前开启勾陈神宫!”萧天河心想,“可惜,白水集此时元气大损,二十几天之内未必能恢复,看来是无法与我同行了。不知道这次同闯勾陈神宫的高手都有谁……”他有些后悔,不该让白水集施展秘法赶路的。转念一想,也不必太担心,不管怎么说,此行与前番各怀心思的长生宫之行不一样,大家应该都心怀同一个目的,必然会齐心协力。

飞上渊顶,却没看到费徒空和白水集的身影。两人应该是躲起来了。萧天河将两手拢到嘴边,刚要大声呼喊,却突然瞥见不远处泥地上凌乱的脚印以及斑斑血迹。“糟糕!”他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儿。细察脚印,少说也有五、六个人,似乎是发生了一场打斗。除了血迹之外,他还发现了几块破布片,那正是从白水集衣服上掉下来的!

“难不成真如白水集担心的那样,因为妖力波动而引来了麻烦?”萧天河心急火燎地顺着脚印和血迹往东南方追去,翻过一个小丘之后,远远看见前方坡下站着好几人。那些人全都穿着土黄色的衣服,头上缠着厚厚的头巾,将面部包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两只眼睛露着。他们围成了一圈,每人手持一柄仙剑,指着当中的两人。被围之人正是费徒空和白水集!

费徒空衣衫褴褛,着了不少剑伤。白水集伤得更重,浑身挂彩。这也难怪,费徒空实力不算高,想必白水集是在几人的围攻之下一直护着他。

“住手!”萧天河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

“又来一个!”一个黄衣人转身挥剑攻了过来。

萧天河毫不客气地施放本气震荡,把那家伙连人带剑一起震飞。

又有三名黄衣人举剑攻来,却听最后一位黄衣人大喝一声:“慢着!”

看来那个人是这伙人的头领。他押着费徒空上前,问萧天河:“他是何人?”这可真奇怪,他居然不先问萧天河是何人。

“他正是‘千臂金刚’申屠前辈唯一的嫡传弟子——‘百臂金刚’费徒空!”萧天河故意搬出申屠井的名号,想要震慑住这伙人。

“瞧,我没骗你吧?”费徒空喊道。

“呵,看来的确是真的。”黄衣头领道。怪不得他要先问萧天河费徒空是谁呢,就是为了让萧天河来不及编假话。“行,我不为难你。”他一把将费徒空推向了萧天河,“你们可以走了。”

另外三位黄衣人回到了白水集身

旁,依旧用剑指着他。被震飞的那人也拾起剑走了回来。

“那一位是我们的朋友,还请高抬贵手。”萧天河拱手道。

黄衣头领淡淡地拒绝:“不行。此人是个妖族,当诛。”

“来啊!怕死的不是英雄好汉!”白水集愤怒地咆哮。不过他正以青龙戟撑着地,两腿还在不停地颤抖。

黄衣头领轻笑:“色厉内荏。”随后又对萧天河说:“已经警告过你们了,速速离去!否则连你们一块儿杀!”

萧天河冷哼一声,将刀举了起来。费徒空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也摆开了攻击的架势。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休怪我等无情了!统统杀掉!”黄衣头领下了命令。

“住手!”空中似是炸开一个惊雷,只见一团耀眼夺目的“火焰”从天而降,有如烈日坠空,“轰隆”一声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土石飞溅、尘灰漫天,还有一股灼热的气浪席卷而过。

待得烟尘消散,只见坑底立着一名扛着一把巨斧的黑大汉。

萧天河认得他,正是和白水集斗了多年的冤家——神兽獬豸!此时此刻,他出现在这里,究竟为何意?

“又是个妖族!好大的胆子!”黄衣统领的声音变得凝重了许多。白水集本来就元气大伤,自然好对付。可新来的这位黑汉却是完备之态,一看就不是盏省油的灯。

獬豸压根没理他,而是皱着眉头问白水集:“你老婆呢?”

白水集哭笑不得:“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已经在暗中观察多时了。直到现在你老婆都没有现身,看来她是没和你一起来。”獬豸自问自答。

白水集没好气地说:“知道了还问!”

“可惜了……”獬豸轻轻晃了晃脑袋,“你老婆若是在,弹弹琵琶,再唱上几嗓子,这几个家伙未必能赢得那么轻松。”上一回獬豸就是在荀芳惠的《五心诀》下吃了大亏,此时似乎依然心有余悸。

“竟敢小瞧我等!我们也没有使出真本事呢!”一个黄衣人不服气。

獬豸这才转向几个黄衣人:“你们这几个家伙,趁人之危,胜之不武!有本事就胜过我手里这把断龙斧!”果然是暴躁的獬豸,话音未落就论起大斧剁向了黄衣头领。

一个黄衣人斜刺里迎上来举剑阻挡。獬豸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区区细剑,如何与势大力沉的巨斧相比?

断龙斧带着沉重的风啸声劈了下来,黄衣头领抬脚向前一搓,身形飘悠悠地退远了。那一斧头一直压着仙剑触地,那黄衣人却喝了一声:“起!”

只见獬豸地面颤动并疾速隆起,像是有东西要破土而出似的,竟将他顶上了半空。

另一个黄衣人口中呢喃有词,剑指当空,挥臂洒出一大把黄粉。

莫非有毒?獬豸于空中挥动衣袖扇风,试图吹散那股黄烟,却是徒劳,黄烟径直向他笼罩而去。在此期间,地面不停地隆起一根又一根土柱,逼得獬豸根本无处落脚。洒出黄烟的那人举着左臂,黄粉依然源源不断地从他袖口涌出,飘向空中。而空中那团黄烟也不断落下黄尘,凝成一股“细流”飘回他的左袖。居然有人能以功力将细尘控制得这般细腻!

萧天河想要上前相助,却感觉两腿有千斤沉,压根抬不起来。他低头一看,惊讶发现自己竟陷在一片沙地之中,难以拔脚。这怎么可能?刚才还是泥地,怎会突然变成了沙地?再说放眼四周,全是泥地,唯独自己和费徒空的周围是沙地。

空中,獬豸的身影被大团黄烟完全笼罩,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他在里面也看不清外面,已经被土柱戳中了好几回了。那讨厌的黄烟不仅迷眼,还呛鼻、堵嘴,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时,又一个黄衣人不知从哪里拾来了一捧石子,其姿如招宝七郎,飞石直往空中黄烟里一通乱打。不仅“噼啪”有声,黄烟中还接连传出獬豸的闷哼声。看来那飞石并非是“乱打”,而是颗颗命中!

须臾,黄烟中就飞落点点血迹。

白水集恍然大悟,惊呼一声:“原来是沙海流的‘沙’、‘石’、‘尘’、‘土’四大长老到了!”

不用说,那位黄衣头领必然是沙海流掌门——匡衡卿,《清微榜》排名第二十九位的高手。

“知道了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匡衡卿道。

“就擒个屁!”黄烟里的獬豸咆哮道。随即,黄烟渐渐泛出一抹青蓝之色。

正在催动黄尘的“尘”长老“咦”了一声。

“啊——!”獬豸的咆哮声震耳欲聋,响彻云霄,一股青焰从尘烟中爆发,不仅将黄尘吹散,还顺着那道黄尘回流疾速烧向了“尘”长老。

“土”长老见状赶紧激起一面土墙,将青焰挡住。不料,那青焰竟然轻而易举地将土墙穿了个洞。眼见着“尘”长老后退也躲不掉了,掌门匡衡卿终于出手,挥出一道剑气击中了青焰,迸发出一股澎湃气浪,两下消失于无形。

本文网址:http://www.touwz.com/xianxia/shuangyanji/2746575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touwz.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