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9 章

推荐阅读: 修仙与男主为敌当社恐被迫穿进万人迷文后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稳住黑化的反派前夫[穿书]我在古代有个崽闪婚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长老逼我当天师快穿之收视女王哭大点声本路人今天也在路过男主片场[娱乐圈]我以黑科技证道股掌之上拯救男二纪事(快穿)小阎王他超怂女配一心学习[快穿]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对照组[穿书]肖想你许久我不可怜[快穿]非人类医院

第119章

《洛神赋图》据传是第一幅由文学作品改编而来的长卷,画上讲述的是一个非常完整的故事。

一行人沿着画卷往前走, 眼前便出现更加丰富的画面, 曹植上前解下随身的玉佩赠给佳人,毫无保留地倾诉着自己的恋慕之意。

两人情意相投,洛神带着曹植徜徉山水之间,随众仙灵嬉戏玩乐,戏清流,翔神渚,采明珠,拾翠羽。洛神轻舞其中,山水、云雾皆在她长袖之下变幻不断,将《洛神赋》中那段“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的描述展现得淋漓尽致。

可惜就在两人情意绵绵之际,忽见风神骤然收风,河神平定江波,水神擂起了鼓,女娲唱起了悠长的离歌。

在那阵阵鼓声与歌声之中,洛神哀伤地与曹植话别,乘上六龙云车飘然远去。

那是整幅画卷里最复杂也最震撼的画面,六龙腾飞于江波之上、云雾之间,云车的宝盖与旌旗随风而动。

左右有许多灵禽异兽护送着车架往云霭更深处飞去。

此时车中的女子怆然回首,目光里仿佛蕴含着千言万语。

曹植万般不舍,乘宝船直追而去,可人神殊途,六龙云车岂是凡人船只能追上的?

眼看洛神再无踪影,曹植满心伤怀,只能喟然长叹。

画卷的最后,曹植坐上马车继续出发,仍眷恋不已地频频回首,神色与姿态都跟六龙云车上的洛神别无二致。

既然“画中行”是个新活动,吴普当然开了个直播。

他领着无人机穿行画中,给大伙完完整整地展示完整幅《洛神赋图》,才和冯梦龙他们讨论起《洛神赋》的创作背景来。

自从有谢灵运吹捧说“曹子建独占八斗”之后,后人大多用“才比子建,貌赛潘安”来描述风流才子。

比如冯梦龙就经常这么干,他写小说时动不动就拉曹植出来直观描述出场人物有多牛逼,堪称才子界的计量单位!

吴普把《洛神赋》的常见推测给冯梦龙讲了。

大众经常认为《洛神赋》写的是曹植的嫂子(之一)甄氏,甚至还以此给甄氏取名为“甄宓”。

实际上历史上并没有留下甄氏的姓名,宓字乃是好事者从《洛神赋》里的“宓妃”里面取来的。

只是广大人民群众显然更喜爱这种风月秘闻,因此这种说法大行其道,甚至暗搓搓把《洛神赋》起了个别名叫《感甄赋》。

这事儿传到唐朝,李商隐特别写诗感慨了一句“宓妃留枕魏王才”。

可见这时候流行的说法已经是嫂嫂把自己心爱的玉镂金带枕留给小叔子,小叔子对她念念不忘,在她死后写了《感甄赋》。嫂嫂的儿子(魏明帝)读了觉得流传出去对亲妈名声不太好,才把它改名为《洛神赋》!

事实上这个故事问题很多,首先这个故事表示甄后死后,曹植回京与曹丕见面,曹丕拿出甄后的玉镂金带枕给他看,兄弟俩一起

春溪笛晓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www.touwz.com/qita/kaijujichengbowuguan/2994632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touwz.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