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文字小说 > 都市言情 > 余烬之铳 > 第五十八章 归复常人

第五十八章 归复常人

推荐阅读: 好莱坞之王超凡科技邪气凛然义姐种田记野媚乡春江山美男入我帐重生之混在美国娱乐圈臭小子我是你的妈咪红警之大国崛起随身带着混沌珠子说没有妖就是没有妖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死对头每天都在黏我重生之张三丰后人情终快穿宿主:腹黑男神,真要命我的美女黑帮老婆风流女儿国晨曦之雾

睁开眼,入目的是熟悉且令人安心的天花板,上面贴了很多新的海报,有的是新开的饭馆,有的则是些旅游宣传,乱七八糟地堆叠在了一起,睡眼惺忪下,它们被眼泪晕染成了大块的色斑,就像盛开的花丛。

洛伦佐听到了从楼下传来噪音,没有理会太多,也没有起床的意思,而是懒洋洋地瘫在床上,几乎要陷入被褥的柔软之中。

他想再睡会,闭上眼,黑暗袭来,却怎么也睡不着。

有些无聊,不如像往常一样,找谁说说话。

“华……”

洛伦佐下意识地想喊谁,但名字说了一半,便停顿了下来,隔了好几秒,才悠悠道。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黑暗的命运已被终结,噩梦也随之结束,事实如此,但洛伦佐有时候总会有种莫名的惶恐,仿佛这一切就在昨天,邪异跨越了时间,朝着他伸出了爪牙,试着从坟墓地爬出。

看向自己的卧室,一切都和以往一样,但洛伦佐知道,变化已经悄然发生了,一切都回不到最开始的模样。

他还记得自己无聊时,会躺在床上和华生对话,查阅着天花板上的海报,考虑今天下午要光顾哪一家,亦或是要不要去街头,再弄几张海报回来,填补一下破损的地方,又或者去下城区揍几个倒霉鬼,来打发一下时间……

“啊……”

洛伦佐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勉强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每一次移动身体,血肉的深处都会带来一阵尖锐的痛楚,这很折磨人,但比起洛伦佐刚出院的时候,他的身体状况无疑要好了很多。

洛伦佐还记得阿比盖尔院长的告诫,他已经不再是猎魔人了,凡人之躯懦弱的很,希望他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

随着与黑暗联系的断绝,秘血也在逐步失去了那超凡之力,世界在被逐步矫正回常态,也因此洛伦佐之前累积的旧伤暗疾,也开始隐隐作痛,好在黑山医院医术高超,把他这条烂命救了回来,但即便这样,洛伦佐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去休息、调养。

洛伦佐只觉得生活的节奏一下子慢了起来,但至少自己还活着。

坐在桌子前,洛伦佐翻开日记,写完今天的日期后,他犹豫了很久,开始写一些废话。

“我想我会活下去,这很难,但我仍在尝试,尝试以凡人的身份,去度过普通的一生……”

寂静里响起沙沙的书写声,洛伦佐努力地回忆着,将它记述下来。

“又是早睡早起的一天,每天都变得有些无聊、平庸,但我觉得这倒也不错,至少没有那些扰人的麻烦找上门了……”

尖锐的刺痛在脑海里闪过,洛伦佐表情狰狞了一瞬,很快又舒缓了下来。

“我觉得我的状态好不错,除了身体有些衰落外,基本没有什么异常,但阿比盖尔院长建议我不要放松警惕,我曾拥有着升华的凭证,好在我并没有滥用升华的力量,所以我没有被污染太多,但重要的是,我仍有一部分被污染了,不清楚随着……”

写到这,洛伦佐的笔迹停顿了几秒,他显得有些困扰,努力地回忆着,然后从几乎被磨平的记忆里,想起了这么一个词汇,继续写到。

“不清楚随着不可言述者被【放逐】,我被污染的这部分,会产生什么变化,但他们说,很大的概率是和秘血一样,逐渐衰败、归于常态。

我觉得也是,【放逐】真的很可怕,明明没过多久,但我几乎快记不起‘不可言述者’这个名字了,就连在七丘之所遭遇的一切,也在变得模糊。

我有些害怕,我的记忆里掺杂了太多与不可言述者有关的东西了,随着它被【放逐】,这些与其有关的记忆,也在逐渐破败,我害怕我有一天会彻底忘记了这些,忘记我的朋友们。”

洛伦佐每每想到这里,便有种被恶鬼缠身的感觉,噩梦已经结束了,但噩梦留下的阴影,却需要他多年的时光来治愈。

“我试着写日记,把这些回忆留存下来,可梅林对此表示消极,他觉得这些文字最后也会变得模糊,变成人类无法认知的模样。

流放,绝对的流放。

他说这是错误的历史,本就该被彻底地遗忘,虽然有些不舍,但确实如此……我觉得我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接受这些。”

洛伦佐的书写断断续续的,文字也杂乱无章,毫无顺序可言,就像想到哪写到哪一样。

这时楼下又响起了阵阵噪音,然后洛伦佐听到有人在喊他。

“洛伦佐!醒了就下楼干活!”

那声音抱怨着。

洛伦佐沉默了两秒,没有回应,脸上露出隐约的浅笑,然后写下这样的文字。

“但我想我会适应的,我会活下去……也可能是归于凡人的原因,我觉得我最近多愁善感了起来,这种感觉很新奇,也蛮令人迷茫的。

对,我会适应的,我会习惯这一切的。”

写完这些,洛伦佐合上了日记,穿着睡衣,踩着拖鞋,走向楼下。

……

“开火,放油,然后慢慢煎……”

洛伦佐拿起平底锅,站在炉火前,用刀叉反复摆弄着锅里的肉块,试着将它烤熟,一旁还放着一堆调料,能看到粉末洒的到处都是,隐约地能看到洛伦佐手忙脚乱的一面。

“该死,又焦了!”

洛伦佐叫骂道。

他很少自己做饭,在凡露德夫人离开前,一直由凡露德夫人去做,在她走后,洛伦佐便被外卖和一些自己随意制作的食物填满,因此洛伦佐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想当好养活的人,随便吃点什么都能活下去。

“这就可以了吧!反正也能吃的。”

洛伦佐把肉块叉了出来,放到一旁的餐盘上。

“你已经不是猎魔人了!不是吃腐肉也能活的猎魔人了,你吃这种东西会拉肚子的啊!”

另一个声音抱怨着,还顺便给了洛伦佐一脚,踢得他一阵颤抖,没想到会这么疼。

“快点!继续做,把我那份也带出来,我可不吃焦的!”

声音一边催促,一边又给了洛伦佐几脚,颇有奴隶主对待奴隶的感觉。

洛伦佐表情一阵扭曲,然后凶狠地叉起另一个生肉,放到锅里去煎。

香气扑面而来,洛伦佐则在心里嘟囔着,一会需要被记在日记上的话。

“平凡的生活很好,但也很麻烦,我不再是猎魔人了,很多事情看样子都需要重新学习,比如做饭。”

洛伦佐在心里嘟囔着。

“刚回来的那几天,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凡人,随便吃了点不知道放了多久的东西,按照以往,这能填饱我的肚子,但这一次我上吐下泻了好几天,差点刚出院,就又被送回黑山医院了。

所以做饭好难啊,这些人是怎么把这东西做成能吃,还不会腹泻的东西啊?”

洛伦佐头一次对于所谓的厨艺,产生了无穷的敬畏心。

“快翻面!快翻面!又要烤焦了!”

“哦哦哦!”

洛伦佐从思绪里脱出,惊叫连连,急忙把肉块翻了个面,表情微微抽搐,按照以往的情况,接下来不出所料,一定又是没完没了的抱怨。

声音响起,不出所料。

“认真点啊!要对食物有敬畏心啊!”

对方又踹了洛伦佐几下,伸出手,用力地摇晃着洛伦佐的身子,希望他能认真听一听。

“想一想啊!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之战,终结了黑暗命运的、伟大的洛伦佐·霍尔莫斯先生,最后死于食物中毒,这怎么想也太滑稽了吧!哪怕在葬礼上,也是个听完也会笑出声的死因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

洛伦佐喊道,奇怪的压力落在心头,他头一次意识到有些东西比妖魔还要麻烦。

……

终于结束了做饭环节,洛伦佐端起餐盘,熟练地走到自己的沙发椅上,悠闲地翘起腿。

清晨的微光透过窗户落下,洒在地板上,光芒耀眼,刺的洛伦佐忍不住移开视线。

凌冽的寒风掠过,室内却温暖的不行,洛伦佐坐在壁炉旁,觉得自己就像只在午后晒太阳的懒猫。

很轻松,意外的轻松。

洛伦佐之前也有过悠闲的时光,但那时的他很清楚,妖魔与黑暗正追赶着他,而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再也没有人会追逐他了,他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想到这,洛伦佐便尽可能地体会这陌生的感觉,然后享受自己的劳动果实。

抬起叉子,但在落下的前一刻,另一个叉子挡住了它,紧接着声音响起。

“去饭桌上吃饭。”

听到这,洛伦佐终于忍受不了了,他腾的起身,高声吼道。

“你是我老妈吗!”

“只是……你的康复治疗师,霍尔莫斯先生。”

塞琉享受着洛伦佐的无能狂怒,走到餐桌旁,敲敲了桌子。

“新生活,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比如不要吃过期的食物,比如不要没事就从二楼跳下去,比如记着躲一躲子弹,你可不再是不死之身了。”

洛伦佐抬起手,指了指塞琉,口中好像在积蓄着什么肮脏的词汇,但到了嘴边,化作了无可奈何的叹息声。

他老老实实地走到了餐桌旁,坐下。

有气无力地叉起食物,塞进嘴里,就像个落魄的狗子。

“你有什么意见吗?”

塞琉的脸上带着奇怪的笑意,没有了秘血之力,洛伦佐实际上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就是说,一个闷棍说不定就能放倒这位大英雄。

“只是觉得你越来越像凡露德夫人了。”

“哦?谢谢夸奖。”

本文网址:http://www.touwz.com/dushi/yujinzhichong/2887059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touwz.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